【全职/主周叶】孤影 -01-(七原罪paro)

※食用说明:本篇纯属虚构,包括背景,包括神,不指代任何神明,没有任何亵渎神明的意思,特此声明,以表示敬重。

 

楔子

  羽毛纷飞于长空之中,在几月未见的晴风之中打转盘旋,被气旋轻推着带走,飞向视线所不能企及的天际。

  叶修孤身立于凌乱的风中,神色眷念地望着空气中飘渺的一点。

  所谓幸福,他曾不知为何物。

颠簸着,难堪地,磕磕绊绊地,寻找着,艰难地,小心翼翼地守护着,费尽心力地挽救着——

  如果那时候,多说些不该说的话,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。

如果那时候,多做了些没必要的事,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。

  如果那时候,多隐瞒了些重要的事情,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。

  如果那时候,多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,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。

  如果那时候,没有看清楚未来,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。

  如果那时候,没有尽力地去挽救最后的希望,这一切就会不一样了。

  如果那时候,没有互相深信着对方,这一切,也就会不一样了。

  无论是什么,都不能做错选择。

  哪怕是再微小的细节。

  他抿起一丝庆幸的笑意,从怀里摸出一个带着暖意的打火机,缓缓地挥动两下翅膀,张开双臂,倒在云层之中。

  云层簇拥着他,将他托起,捧在手心之中。

  他伸出手。

  用尽全力,将世界拥抱。

 

 

-1-

 

  因为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保护他们,所以我赐予你力量。

 

  ……

 

  “地狱的堕天使军团已经进攻到第一天了,王杰希带了几百能天使上前交战。这一战,恐怕持续时间会很久,因为率领堕天使军团的……他们派出的是喻文州。”

  江波涛手执羊皮卷轴,一边马不停蹄地挥着羽毛笔给前线的人回信,一边对着刚刚赶到第七天的周泽楷解释现在的战况。

  周泽楷刚刚从父神那里回来,气色不是很好,显然也已听说了堕天使军团前来攻打天堂的传言,嘴唇微抖,不知道想要说点什么。

  当然,江波涛是最懂他心思的人,笔一落,信就自动卷好飞了出去,一路滑向天际,消失在第七天中仍然澄清的云彩之中:“父神怎么说?”

  周泽楷微微低了头,神色有点难堪,“…去地狱。”

  江波涛立刻就反应过来,周泽楷指的是什么,只是他没有想到,父神竟然会下达这样的要求,居然要早就顶替已经堕天的叶修站上大天使长的位置,而忙得要死的周泽楷去地狱。

  是有什么目的吗?明明是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关头,若是第一天没能够守住,第二天又没有什么防御的措施,堕天使军团就会一路涌上来,就如同他们其中很多人堕天的理由那样,是因为贪婪。

  “这种时候,派你去地狱?”江波涛有点疑惑,就连他也猜不透父神的想法。

  “嗯。”周泽楷点了点头,没有什么表情,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了握拳,就仿佛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一般。

  “…难道是,去打探消息?”江波涛问道。除此之外,他想不到其他的理由。

  周泽楷不说话,眼神却已经透过光洁的彩绘玻璃,看向了窗外的另一片天地,眸子里微微闪动着光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江波涛明白,如果周泽楷对他也是一个字都不愿意透露的话,一般情况下就只能是下了禁口令,不能将任务的计划吐露给任何人。

 

  但就在此时,神殿的大门却又猛然敞开,一个天使扬起翅膀卷着呼啸的风冲了进来,心急如焚完全不顾场合地大喊起来:“第一天,我也要去!”

  江波涛看着闯进来的孙翔,抿了抿嘴唇,不过他并不惊讶,恐怕是对此早有预料,对于堕天使军团的侵扰,孙翔估计也是最坐不住的那几人中的其中一个。

  孙翔向来就渴望着战场。对于战场的热衷,他不输给任何人,特别是在和堕天使战斗的时候,更能激发出他的热血,年轻气盛地他想要迸发出最火热的激情,挥舞着战矛,剿灭所有嘶吼着的敌人。

  江波涛用眼神向周泽楷示意,马上就得到对方默许的目光,于是他转头对在风中被吹得有些凌乱的孙翔笑道:“想去就去吧,如果没把第一天守下来……”

  但是他还没说完,立刻就被孙翔打断了:“没有如果!我是不会容忍堕天使攻进来的!”

  年轻的天使少年坚毅的目光,刺眼的有些可怕。

  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,孙翔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甩起掌中的却邪,翻腾着风浪,穿过重重的云海迅速远去。

 

  江波涛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“什么时候走?”江波涛并没有在意这突如其来的事件,也没打算再追问下去,他很识趣地只问了一些皮毛。

  周泽楷眼神一凝,“现在。”

  江波涛有些惊讶,“现在就去……不过也是,战争越早结束越好。”

  他知道即使他现在发问,也只会迎来无数个省略号而已。

  周泽楷点点头“嗯”了一声,背后的六翼翅膀却早已提前一步动了起来,已经有点忍不住想要提前离开。

  于公于私,他都想要见见那个人。

  在他眼里,一直是最亮,最亮的那个人。

  即便他现在也已失去了那般可以照亮一切的光辉,在周泽楷的眼里,却有什么东西,从未改变,即便是光芒,也是一如既往,照耀着他身前的路,成为他的光芒。

  他更想问出口的是,在多年前,自己见到那个人的最后一面时,一直没有问出口的问题,而这个问题,已经困扰到了现在。

  他想要知道,为什么那个人,会从洁白无瑕,突然到堕入地狱之中。

  一直追寻着那个人的身影,靠实力一直执着地战斗到了现在,知道站在了和对方的曾经相同的地步,却也没能够捉住他的光芒。

  而现在他就要去见那个人了,尽管只是偷偷的,却也说得上满足。

 

  “不管任务是什么,谨言慎行。当年堕天的那群天使之中,没有一个容易摆平的。”江波涛嘱咐着,尽管他知道这些周泽楷肯定都已经想明白了,却又不由自主地想要再叮嘱一遍,因为即便是如周泽楷向来做事小心谨慎,却也有一不小心出了差错的时候。

  说着,他将在天堂中鲜少人拥有的,也是他唯一的黑色披风递给周泽楷。

  “好。”周泽楷伸手接过,点头,“谢谢。”

  江波涛向来贴心,做事也非常靠谱,所以仅仅只是智天使,却也能够在天堂中占据如此的位置,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,就连自己的装备也早已准备好,实在是敏锐到不行。

  周泽楷没有马上换上衣服,毕竟在天堂中穿黑色的衣服实在太过显眼,太过张扬,所以他收在包裹之中。

他抬起长腿,一脚踏出门槛,任随微风刮散他额前的因为过于繁忙而很少修剪,看起来已经有点长的刘海,微眯眼睛,看着天边那一道光。

  突然,他笑了起来,在他好看得引人嫉妒的容貌,实在让人有点不敢直视。

  “前辈……”漂亮的眼睛里点亮了黯淡已久的光,他缓缓地开口,低声地自言自语道,“我来了。”

  江波涛当然没有听见周泽楷的自言自语,因为周泽楷马上就挥舞着翅膀,几乎是以光的速度,朝着第一天飞去——那里是通往地狱的,必不可少的要道,而那身影飞得极快,就连残影也不曾留下。

  江波涛哪会不知道周泽楷心里都在期待着什么,作为最了解他的人之一,他对自己的猜测非常有信心。

 

  而对于周泽楷被父神派到地狱的理由,江波涛也能稍微猜清楚。

  自然不是为了潜伏而去,周泽楷的面相实在太好,只要见过他,不记住他都很难,更何况当初堕天的那一部分天使之中,与他们十分熟悉的也有不少,如果派他去,实在是一点潜伏的效果都没有。

  无疑是去寻找停止战争的方法的,或许是商议,也或许是……

  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远去的方向,突然有些忧虑起来。

  他也绝对不会想到,父神对周泽楷去往地狱一事,只吩咐了一句话:“想做什么,都随你。”
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06 )